当前位置:  

(四)按诊研究的展望

按诊是中医传统诊法中的一种重要诊断方法,虽然它属于切诊的范畴,但后世医家都有重切脉,而轻按诊的倾向。建国以来,国内学者以中医腹诊、及腧穴诊断为主体的按诊研究逐渐展开,并不断深化。近年来,生物全息律的全息穴压痛诊断法,又为中医按诊增添了新的内容。可以预见,今后中医按诊之诊法研究,将会以多学科的渗透而不断拓展创新。

⒈中医腹诊研究方面 从基本理论的阐明到临床运用与验证,以及实验研究,都必须进一步深化。

⑴中医腹诊主要基本理论的阐明:应从中医基本理论的特点,尤其是中医脏腑特殊的生理功能及气的特殊表现与腹诊的关系加以探讨和研究,重点从宗气、中气、元气等方面,进行实质性的研究,以阐明中医腹诊的理论基础,使腹诊理论进一步科学化和规范化。

⑵从宏观腹诊征象进入微观领域:中医腹诊主要是以表现胸腹的体征和症状作为诊察内容,以进行诊断和辨证分析;宏观的胸腹征象,是内在脏腑(脏器)病理变化的反应,从腹征推断疾病及剖析征候,目前基本上还停留在运用传统理论的分析,或只是“黑箱”式的推测运用,尚未更多地深入探讨。故今后应更加拓宽实验研究,从宏观的腹诊征象进入微观领域,具体地从细胞及分子水平阐明其腹征与辨病及辨病的机理,如瘀血腹征的病理特点与辨病及辨证意义。

⑶现代科技手段的运用:传统的腹诊法是人与脑的运用,由于每一个感觉与思维都会存在差异,因此,对腹征的判断与分析也就存在着一定的主观性。所以,今后应将现代科学技术的方法和手段(包括电脑技术)引进运用,以对腹征进行综合检测,使腹诊指标及诊断与辨证不断客观化、规范化和标准化。如“腹诊指”的研制,应使用光电检测、温度检测、压力及振动检测、电脑等技术及仪器,这样才能使中医腹诊法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向前发展。

⑷关于腹证的研究:腹证与腹征、腹症,在概念上有本质的区别。自张仲景之后,历代医家对腹诊的探讨多单纯从腹部(包括胸胁部)征象与症状入手,从而使腹诊的意义产生了局限性,以致使腹诊的内容及目的仅仅只是在于求得某种辨病与辨证的客观指标。这也是目前国内中医腹诊研究所存在的问题。在着方面,日本汉方学者对腹诊的研究,反而保存和发扬了张仲景腹征学术的精髓,至今始终是以腹证研究为主体和目标,而避开了单纯地研究某一腹部征象与症状的缺陷,采取直接以腹证-方药的研究方式。当然,日本汉方医学的这种腹诊方法,也有其比较机械的一面,这一不足主要是对中医的基本理论理解不够深入所造成的。

鉴于目前国内中医腹诊研究的状况,今后应在腹征与腹症的基础上,着力于腹证的深入研究,以使其规范化和标准化,这样就会自然地体现中医腹诊的优势和特色,以及与现代医学腹诊比较所具有的独到之处。

⑸腹诊辨病与辨证的深入研究及有机结合:中医腹诊不但能辨别诊断出属于中医范畴的疾病,而且还能初步诊断出某些现代医学之疾病。这是因为中医学中的某些疾病是以胸腹的征象为主体表现的,这样,通过腹诊就能比较明确地辨别出所属的疾病。另一方面,腹诊通过腧穴的按诊又能辨别诊断出某些现代医学疾病,这是以分布在胸腹部的重要腧穴为基础的。胸腹部的重要腧穴主要是脏腑的募穴,募穴压痛能直接反映出所属脏腑的病变,目前国内有学者已对其中的某些募穴进行了临床研究,证实了某些募穴对诊断现代医学疾病在临床上具有显著的意义。这方面的研究,今后还应更进一步深入下去,运用现代科技的检测手段和实验方法,对那些尚未临床研究的募穴进行探索,以证实其对某种或某些疾病的临床诊断意义,如天枢穴诊断慢性结肠炎;京门穴诊断肾及输尿管结石;中府穴诊断肺结核、支气管扩张;中极穴诊断膀胱炎;石门穴诊断慢性前列腺炎,等等。这些都有待于今后在临床中加以研究,以求得科学的结论。

腹诊用于诊断疾病,比其他中医诊法更具有直观性和客观性,它体现了中医学的特色。在运用腹诊诊断疾病的同时,腹诊又能根据各种腹部征象和症状的性质与特点,以分析其病理及病机演变,从而以此作为辨证的依据。这是中医腹诊的又一优势,在今后的临床研究中,如何使腹征、腹症和腹证三者有机的结合,以形成比较规范的三位一体化,以指导施治用药。这方面的研究,无疑是中医腹诊所要解决的重要课题。

综上所述,展望中医腹诊方面的研究,如果在以上方面能取得拓展和突破,那将会使中医腹诊在传统诊法中独树一帜,也将会使古朴高深的中医腹诊法得以创新,从而使中医诊断学中的这颗明珠,显得更加绚丽多彩。

⒉腧穴按诊研究方面  随着对经络研究的深化以及生物全息律、体表经穴可见光的发现,腧穴按诊将会拓宽研究途径,不断引向深入。

⑴经穴可见光与腧穴按诊:近代研究表明,人体体表都在不断地发出超微弱的可见光。人体体表经穴可见光强度及其变化,是人体正常生理状态及病理状态的信息,并且,这种信息变化规律与祖国医学关于经络、脏腑、气血理论的部分阐述相符合。因此,今后腧穴按诊的深入研究,可通过研究经穴发光变化的规律,寻找与循经感传相关的内脏病理变化的客观指标,以使腧穴按诊更为客观化、标准化。

⑵全息穴按诊的深入探讨:由于生物全息律理论的创立,将会使全息穴按诊的临床运用不断拓展和完善。依据生物全息律理论,目前已研制出了“生物信息诊断仪”,主要用以探测耳全息胚穴位(即耳全息穴)出现的病态性振动频率及穴位电阻,从而推测诊断人体组织与器官发生的各种病变。这种“生物信息诊断仪”诊法,是中医按诊的发展与创新,但目前临床运用尚处于初级阶段。此外,对全息胚穴位的光态变化亦缺乏研究,这些都有待今后进一步总结与探索。

⑶腧穴按诊与现代科学技术的结合:电脑的运用与腧穴按诊的结合,将使传统的中医按诊法研究与临床运用跃上一个新的台阶。若能将“经络知热感测定”、“穴位导电量测定”、“全息穴诊断”等诊断方法,与电脑配套使用,将其测得的各种病理信息输入电脑,系统地全面自动分析出全息胚穴位、体表输血与经络的异常情况,从而诊断出疾病及所属的证型,这是十分有意义的研究。现已在临床中使用的“经络知热感测定”、“穴位导电量测定”等诊断方法,都属于、按诊的现代科技检测手段,是现代科技与中医传统按诊相结合的产物,今后应在临床中广泛运用,以进一步总结及深入研究,从而使腧穴按诊日趋科学化、现代化。

⑷特定腧穴及经外奇穴的验证与发现:特定腧穴在按诊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尤其是募穴与俞穴,在生理、病理上与脏腑有着密切相关性,可以直接反映出五脏六腑的病理变化。脏腑病变在经络及腧穴的反应虽然有着多种多样的方式,如压痛、穴位处皮下硬结、条索状物,或疹点等,但以压痛反应最普遍,在病理反映上,具有灵敏度高的特点,是用于判断内脏病变的最重要的临床指征。《内经》所谓“视其外应,以知其内脏,则知其病矣”(灵枢?本藏)),正式指导腧穴压痛辨病与辨证的理论依据。为此,今后在临床运用的研究中,要采取大范围地对某些特定腧穴诊断现代医学疾病的临床观察,具体可运用现代科学的诊断仪器检测与腧穴按诊进行诊断的分组对照,将所获得的结果以统计学方法进行处理,从而求得某些特定腧穴对诊断相关的疾病,是否有显著性意义,以明确其在诊断某种或几种疾病方面的临床价值。此外,除十四经分布的腧穴之外,尚有较多的有特殊诊断与辨证意义的“经外奇穴”,这些经外奇穴在腧穴按诊中,有着十分重要的临床意义,它往往具有诊断某些疾病的特异性。因此,今后在临床中还要注意不断地发现新的有诊断价值的“经外奇穴”,来充实和丰富腧穴按诊的内容,从而完善腧穴按诊诊断法。

综上所述,展望腧穴按诊若能在经穴可见光、全息穴、特定穴与经外奇穴等方面的研究有所拓展和创新,并将腧穴按诊的检测手段与现代科学技术紧密结合,形成多学科新技术的渗透,那么,腧穴按诊的研究将会产生新的飞跃,腧穴按诊诊断法也将会揭示人体更多的奥秘,从而使传统的中医按诊法放发出新的光彩。